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118tan.com > 正文
  • 园南小学“红领巾”致敬樊锦诗奶奶
  • 日期:2019-10-03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今天上午10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颁授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主席习向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分别授予“共和国勋章”“友谊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奖章并发表重要讲话。

  近日,魔都的大街小巷、主要单位、各类媒体和微信朋友圈里,仿佛约定了热爱祖国、辉映五星红旗和喜迎新中国七十华诞的最大公约数——人们纷纷唱响了“我和我的祖国”。

  9月25日,徐汇区长桥社区的园南小学,红领巾们则是以致敬樊锦诗奶奶、致敬敦煌学普及、致敬中国文化故乡,来表达自己的情怀。

  园南小学这一国庆主题活动的设计者,是宋霞峰校长和她的同事副校长周玲及大队辅导员钱丽莎老师。宋霞峰校长以前一直在徐汇区天平社区的高一小学任职,数学老师出身的她特别注重德育和素质教育,而高一小学又是天平德育圈的主力单位,所以我和她合作已经十多年了。如今她履新,我也就成了园南小学德育和素质教育的顾问。园南小学成立于小平同志发表南方谈线年,是当年徐汇南部地区“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的见证,也是近年来徐汇教育基础建设实施南北均衡战略的一个突出案例,如今被社区群众誉为家门口的好学校。

  宋霞峰履新后,很快发现长桥社区这里的孩子质朴、勤奋,如果在园南小学常规课程和“德智体美劳”五育并举的理念之间,有个主题抓手就更好了。她在很敬业地探索,我也在因校制宜地积极参与谋划。暑假里,孩子们敬爱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视察了甘肃;他的足迹遍布河西走廊的全部人类文化遗产之地,他也到达了敦煌研究院并与名誉院长樊锦诗教授等文物专家亲切交流。

  有缘分的是,我当年就读复旦大学本科时有一位很好学、交流起来也很投缘的甘肃同学张元林,毕业30年后如今也是敦煌研究院的学术权威了。樊锦诗教授的事迹近年感动了上海、感动了中国,今年二季度上海公演原创沪剧《敦煌女儿》、其原型就是樊锦诗教授。为了让我更好地解读这部沪剧,张元林教授慷慨地从敦煌研究院邮递给我一箱子敦煌学的著作,包括国际学术会议文集、樊锦诗教授的学术作品及她主编的双月刊《敦煌研究》、相关学术专著和普及本。我就决定和园南小学的师生们一起共享这文化的盛宴,从上海向黄河文明的源头致敬。

  一开始,宋霞峰和她的新同事是有所顾虑的:担心让红领巾直接接触敦煌学是否太“高大上”了。我建议她们选择四年级的孩子进行交流,并以我的经验认为可不能小看孩子啊、何况“少年智则中国智”!我还认为上海的孩子如果只接触涉及西方文化的图书、动漫等作品是不完整的,应该积极了解中国文化的故乡!

  而新中国七十华诞前夕,荣获国家荣誉称号的樊锦诗先生自然是甘肃文物与博物馆界的自豪,其实也是全体中国人的自豪。其文化背景是:甘肃被誉为世界上独一无二、规模壮观的石窟走廊和艺术长廊。著名的莫高窟、麦积山、榆林窟、马蹄寺、天梯山、炳灵寺等50多处石窟群,灿若繁星、辉耀于陇原大地。甘肃还是世界文化遗产万里长城所经的重要线段和现存长城长度最长、保存遗迹最多、形态结构最复杂、最能代表“长城文化”的地区;秦、汉、明三代长城至今仍绵延于陇原。在此总体背景下,甘肃境内岩画、碑石、摩崖石刻等资源丰富,在全国乃至世界文化遗产宝库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意义。甘肃,是黄河文明的摇篮!

  与此同时,樊锦诗先生身上所凝聚的民族魂、爱国情和敬业精神,不正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生动体现吗?这可是德育资源的人格化,她的故事也完全可以让孩子们自己去了解、去传颂。于是,园南小学大队部在积极行动后有了可喜的初步收获。

  如到过西安、接触过汉唐文化的四年级五班的阳光男孩林童,对敦煌非常向往,他的父母也积极支持他在学校里接触敦煌学。在信中,他这样致敬:

  秒针与分针交替,月亮与太阳交替,冬天与春天交替,都是传承。现在,我们能看到始建于公元366年的莫高窟,正是因为有像您这样视敦煌如生命的人在前赴后继,在此先向您致以崇高的敬意!

  大漠孤烟直,每一缕都是荒凉。在那个风沙漫天的地方,你喝着咸水,点着油灯,爬着蜈蚣梯,用炽热的爱守候敦煌建筑,用清澈的眼欣赏敦煌壁画,用虔诚的心保护敦煌泥塑。您一定迎接过黎明的云雾、送走过落日的余晖、细数过夜晚的繁星,就这样,在那里,您度过了55个年头。

  无法想象,没有电、没有自来水、土屋土炕、上厕所和洗澡都成问题的那个地方,你为何留恋,那是需要多么顽强的毅力才能坚持的事。我好奇您坚守的理由,您说那是因为爱,敦煌艺术的博大无边、深不及底,仿佛有一种很强的磁力牢牢把您吸引住。由此我懂得了,爱是前行的力量,要做一行爱一行!

  从北京大学毕业后,您放弃了大城市的工作机会,毅然回到敦煌,我好奇您放弃的理由,您说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于是您践行志向,扎根戈壁沙漠,潜心于敦煌石窟的考古研究,在大漠倾情投入、奉献自我,用美好青春诠释了人的初心使命,谱写了新时代的青春之歌,为敦煌莫高窟这一人类宝贵的文化资源保护与利用作出了杰出贡献。

  您牵头起草的《敦煌莫高窟保护条例》成为甘肃省第一部为保护一处文化遗址作出的专项立法。您编写的26卷大型丛书《敦煌石窟全集》集中展示了敦煌石窟百年研究的成果。这些成就足以让吾辈仰望,但您说:“党和国家给了我很高的荣誉,我自认做的都是应该做的事,从没想过要得到什么。我领这个奖,实际上是代表敦煌研究院去领的。没有党和政府对文物保护的重视,没有研究院前辈们的指引,没有后来每一位同事的支持,就没有我的今天。”您说:“敦煌莫高窟的保护任重而道远,要继续前进,继续探索。我虽已退休,但也会为敦煌石窟发挥余热。”您还说:“我这辈子只干了一件事,就是保护莫高窟。”由此我懂得了,朴实纯粹、淡泊名利书写的人生是如此出彩,守一不移、坚守初心,水滴能穿石!

  在80多岁高龄之时,您还战斗在莫高窟的第一线,我好奇您战斗的理由,您说“莫高精神”的内涵就是“坚守大漠,勇于担当,开拓进取”。于是您坚持改革创新,提出了“莫高窟治沙工程”等13项文物保护工程,独创了一套新型砂砾岩石窟崖体裂缝灌浆、风化崖面防风化加固的材料、工艺和技术,使莫高窟文物保护环境得到改善,本体病害和损毁得到遏制;首次提出了运用计算机技术进行敦煌壁画、彩塑艺术永久保护和展陈利用的构想并付诸实施;运用考古类型学的方法,完成了敦煌莫高窟北朝、隋及唐代前期的分期断代,成为学术界公认的敦煌石窟分期排年成果;引进先进保护理念和保护技术,构建“数字敦煌”,开创了敦煌莫高窟开放管理新模式,有效地缓解了文物保护与旅游开放的矛盾;积极开展文物保护领域的国际合作,成功解决了敦煌石窟研究和保护的有关难题。由此我懂得了,始终保持奋发有为的进取精神是多么可贵,斐然的成就来自于永不止步!

  今天,您被授予全国优秀员、全国先进工作者,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等荣誉称号,被誉为“敦煌的女儿”,这一切都来自于您的奋斗。我要向您好好学习,甘于奉献、谦虚谨慎、艰苦奋斗,永葆一颗赤子之心!

  我会一直记得您,一位与千年之美“厮守”终身的可爱老人,敦煌有效保护的探索者!愿您健康长寿!

  我叫胡婧宜,是一名普通的小学生。我的学校是上海市徐汇区园南小学,它因为在上海植物园的南面而得名。

  当我通过《新民晚报》、金海岸等新闻媒体了解到您保护敦煌的事迹后,得知您获得了“文物保护杰出贡献者”的国家荣誉称号,您勇于担当、甘于奉献,坚守大漠、无怨无悔的精神让我非常感动。

  您生在北京,长在上海,却被称作“敦煌的女儿”。您坚守戈壁大漠半个多世纪,守护着敦煌的七百三十五座石窟。当年的您,作为一名出身优渥的江南闺秀、风华正茂的北大高材生,为何选择了这荒野大漠深处,奉献了自己大半辈子的光阴?

  我们都知道,考古工作是非常辛苦和艰辛的,而您却在这无人问津的大漠荒滩坚持了下来。我想,您一定是带着对敦煌的爱,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石窟的保护研究工作中;您一定是带着对祖国的爱,扎根敦煌,无怨无悔地用青春和生命守护着莫高窟。

  “国家的需要就是我个人的志愿”,这是我听过的最朴素、最直击人心的话语。您用信念坚守着承诺,用实际行动表达了保护文物、报效祖国的决心,您为敦煌莫高窟的永久保存与永续利用做出了杰出贡献,这真的十分令我敬佩。

  我希望自己将来能够成为像您那样的人——坚守自己的梦想,拥有勇往直前的毅力和甘于奉献的精神,努力成为一个对国家和社会有用的人。

  希望不久,爸爸妈妈能带我来到敦煌,走进莫高窟,亲眼看看您守护的这方土地,欣赏莫高窟壁画的艺术之美,和您一起共同感受一份拳拳爱国情怀。

  有意思的是:园南小学大队部在致敬敦煌学的国庆主题德育活动中,还发现了一位本身就喜欢地理、喜欢古典诗词和探究敦煌的学子——四年级一班的刘奕萌同学。

  她告诉老师和同学:“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些耳熟能详的诗句很多人都能倒背如流!悲壮苍凉的玉门关和大漠在诗中被传诵了千年,让一代又一代中国人记住了敦煌这座古城。敦煌莫高窟,自古以来闻名中外,它历史久远,是佛教艺术保存完好的宝库,每年都有数十万的游客从世界各地慕名而来,就是为了一睹中国古城敦煌的倾世容貌。

  她还说:敦煌莫高窟是祖国西北的一颗明珠,古丝绸之路从这里经过。它位于我国甘肃省西北部,坐落在甘肃省三危山和鸣沙山的怀抱中,四周布满沙丘,那些洞窟像蜂窝似的排列在断崖绝壁上。莫高窟壁画规模宏大、美轮美奂:姿态万千的飞天舞者们或手持琵琶,或翩翩起舞。巨大的石像矗立于洞庭之中,神情悲悯,藏书阁中堆叠的书卷竹筒,向人们展示着敦煌的神秘与美好。然而,和这些震撼艺术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当地恶劣气候和生活环境。敦煌属典型的温带大陆性气候,气候极度干燥,昼夜温差大,黄沙漫天,冬冷夏热。这里水资源相当匮乏,很长一段时间人们只能喝盐碱水。在樊锦诗奶奶刚到敦煌的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她住的是破庙泥屋、没水没电,半夜还会有老鼠掉下来,也没有卫生设施……樊锦诗奶奶,就是这样一路艰辛地向我们走来!而这敦煌又叫沙洲,的确,它就像一叶被搁浅在茫茫沙海上的小舟,等待我们开启一次非比寻常的远航……

  孩子们的这些发现与感悟,让我和宋霞峰、周玲、钱丽莎等都倍感欣慰。我想那坚守在万里之外敦煌古城的樊锦诗奶奶和张元林教授,也一定会感到开心的!六合老跑狗图网www.44223.com


香港挂牌| 通天报官方网站| 红足一世开奖记录查询| 虹姐图库彩图印刷| 香港跑狗图第七期的| 香港马会公开一码中特| 六和彩五行走势图| 香港正版精选精准九肖| 今晚白小姐开马图马报| 抓码王高手论坛救贫码|